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商会频道: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庆| 吉林| 河北| 河南| 黑龙江| 山西| 辽宁|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台湾|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家 >> 艺术家资讯
走上绘画艺术道路的初心与信念
2018-03-31 14:33:26   作者;贺德昌  
.


 

    我出生在新中国成立的同一年。童年最初几年是在河北省任丘县一个贫穷乡村度过的,大约5岁时父母才把我接回到北京。新中国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在我幼年的心灵中国家欣欣向荣以及父母积极投身到经济建设事业中许多情景打下了深深印迹。自己人生成长过程童年和少年是父母对我影响、教育关键时期,给我留下最宝贵的传承与精神财富是:诚实、善良,爱家乡人民和强烈的爱国情怀。



 

    我的父亲原本是满族人,曾随起义部队加入八路军,解放战争时期曾任解放军某部前线文工团文化教员,在部队填写登记表时自愿改成汉族。祖父是晚清时期秀才,当了一辈子教书先生,曾祖父为晚清皇宫正红旗四品官员。母亲生长在河北任丘县东良村的富农大家族,抗日战争中母亲家庭与日寇拼死抗争,在长辈的影响带领下一些亲人秘密地参加了共产党、八路军和游击队,与凶恶的日军、伪特、汉奸进行顽强的战斗。华北平原任丘、白洋淀等一带曾经是敌占区,也是抗日游击战争最惨烈的地区之一,我清楚的记得小时侯出生地的房屋内还留有当年与敌人战斗的地道口,听母亲给我讲过许多家人和乡亲们在抗日战争时期与敌人进行残酷斗争的真实故事。外祖父原来在村子里教私塾,后来到天津市第一中学任国文教师,其书法国画造诣颇深,在地方也颇有名气,我少年时挂在家里他书写的行书对联那飘逸遒劲字体的神奇魅力一直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外祖父留给我的一部清末雕刻版《介子园画谱》成了我学习和走上绘画艺术道路的第一教材。父亲性格开朗活泼,待人热情慷慨大方,但有时脾气暴躁,擅长拉二胡、手风琴、吹笛子等乐器,尤其喜爱足球运动,在职工业余足球比赛中经常踢主力前锋。母亲性格比较温和、慈祥而善良朴实,毅志力坚强内向并且极心灵手巧,其绘画、刺绣都非常精致漂亮,干了一辈子幼教工作,曾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任北京宣武区陶然亭地区幼教部书记兼某公立幼儿园园长并多次被评选为区、市级劳动模范、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应邀参加全国“劳动英雄模范代表大会”,在人民大会堂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父母对待家乡人民非常热爱与无私帮助,看到家乡那样贫穷,父亲把旧军装、棉衣、甚至当即把身上穿的外套脱下来送给来访的乡亲,有的走时还给些钱或食品。我从小就佩服外祖父的书法和母亲画的国画,对父亲善长的琴拉弹唱和足球运动只是感兴趣而已。上小学后,我的大字和图画课成绩总是优良,而真正喜欢上画画是因为母亲的一幅画作带给我的惊讶和启发。母亲照着茶杯上的图案在一张不大的白纸上画了一枝粉红色的海棠花,横杆上站着两只艳丽的小鸟,显得非常精细而富有灵动气。我十分喜爱并拿给同学们看,迎得了大家一片赞美声,从此,我便突然开始迷恋上了画画,并经常临摹《芥子园画谱》,习画有时到了痴迷的程度。记得母亲对我说过:“齐白石老人画小鸡几笔就完成,而且能把小鸡画活了。”当时我感觉很奇妙和不可思议,暗暗下定决心,自己将来也一定要做到!可以说从小养成的待人友善、诚实忠厚、乐于助人与顽强毅力热爱家乡人民的性格和习惯,是父母影响教育的结果,而对书画艺术的爱好主要是受到了外祖父与母亲的影响,尤其是从事幼教工作的母亲的身教和言教对我影响最大,可以说是我走上绘画道路的启蒙老师。我得到家庭的熏陶,走上绘画艺术道路最初源自强烈的爱好与追求心,追求把画画的更美和生动,首先使自己享受美的愉悦,然后拿给人们欣赏,往往得到大家称赞后就更加冲动不断地去学习去画。大概13岁时,我画的一幅炭笔素描人物《雷锋》半身像,在全校展览引起轰动。我上中学时是班主席、三好学生,刚满15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被选为全校学生会宣传部长,各科成绩优秀,画画水平在全校名列前茅,并且在体育运动方面也是活跃分子,还是全校运动会的短跑冠军。临近毕业前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填写了一份表格,说学校决定保送我到师范学院上学,之后我找到班主任老师请求帮助,自己很想报考美术院校,得到老师的理解和支持后报名去了中央美术学院,并参加了各专业学科的考试。



 

    1968年2月,学校军代表负责同志批准我进入中央重点军工厂参加工作,这对一个19岁的青年学生来说开始迈向了一个重要人生转折点。经过在工厂艰苦的劳动锻炼,我很快成为一名优秀的共青团基层干部,带领青年骨干冲在劳动生产第一线,积极开展技术革新和设备改造,成为全厂的典范而得到表彰。二十岁时开始大量读中外文学、历史、哲学、自然科学与政治经济学等方面书籍,同时绘画方面以人物油画,水粉画为主,如画的毛泽东、周恩来、鲁迅像等都在厂内参加过画展,国画及诗词创作也被入选厂报上发表。我被多次评选为五好职工,模范共青团员等,后被领导推荐到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系学习班与应届大学毕业班的学员们共同学习《资本论》《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理论。1974年我25岁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后来担任连(工段)政治指导员,不久调到总厂生产科后主要负责铸造自动化机械流水线设备生产进度、组装、检测、调试、图纸技术修正等联络、协调、检查与督促诸方面工作。由于军工厂建在原始而风景美丽的山林之中,这给我绘画写生提供了天然理想之地,即使工作很忙时常出差在外,也没忘记欣赏大自然之壮观与奇妙,写生和作笔记成了日常习惯,早在建厂初期我就担任过基建青年突击队报刊《渭河新兵》的总编辑,所以说文学和绘画似乎成了生命中重要组成部分总也搁舍不下。



 

    1982年初我从军工厂调回到北京后开始集中精力系统地学习国画与文学理论,先后毕业于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系、北京人文大学文学系,在中央美院国画研修班培训一年,其间还认识了一些书画艺术界名流并师于几位著名书画家,如肖劳、启功、黄胃、齐良末、刘玉、陈雄立、傅有叶等。齐良末比我年长11岁,当时我们像亲兄弟一样经常相互来往交流探讨国画技法,他主动提出与我结拜兄弟,将他父亲(齐白石老人)曾用清代上好石品的老坑紫石端砚并亲自连刻了七枚印章一同送给我。他赞赏我山水画很有功力和意境,鼓励我主攻山水画,但我除了学习继承传统也积极探索,吸收当代技法理念主攻山水画之外,还在人物、花鸟画等全面下功夫去学习和创作,无论是写意还是工笔以及兼工带写都能表现出比较突出的艺术天赋。我第一次卖画是水墨山水画,由北京琉璃厂字画销售商以每平方尺3元人民币定价批量收购,那年代人们普遍月工资才只有四五拾元,这对一个三十出头的年青人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惊喜和收获。大写意兼工笔《葫芦草虫》创作完成时我34岁,作品在八十年代《北京日报》上发表并同时登载专业美术教授的评论文章说道:“贺德昌以生活的深刻感觉,用极简的笔墨表现出富于生机的田园一角,耐人寻味。这幅画虽然小,但勾、点、染多种技法都运用上了,而且能够自然地统一结合,画幅左下,横斜出两条葫芦蔓,三处墨叶子各具姿态,蔓的前端垂下一个葫芦,仅两笔双勾而成,用笔洒脱,形态生动。叶子上立一螳螂,仰着头,一对触须不停摆动,伸出前足,似乎发现了什么,有呼之欲出的感觉,真是画中有画,画外有意,自然天趣。(见插图)贺德昌能画大幅作品,也善画小幅作品,他能取法诸家,经刻苦学习,消化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我写书法楷书以欧体为主,行草尤其喜爱王羲之的《兰亭序》以及赵孟頫草书《千字文》,篆书以学习吴昌硕、齐白石为主,后形成自己独特风格。诗词创作从十几岁开始至三十岁后日渐成熟,目前能够收集到的和有记载的诗词创作三百多首,其中大部分为画中题诗或题词。



 

    1987年2月我被调到北京市某重要国营公司担任专业国画创作员,38岁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职业美术工作生涯。公司领导对我非常重视,专门配备了一间很大的工作室由我独自使用,每天上班很早到达工作室后,先照例练习写欧体楷书,然后就开始创作国画,画好成品之作经用心挑选后大部分交由北京王府井工艺美术大楼三层专营字画店进行销售,8平方尺以下作品平均售价约400元左右,这在当时可是真的令人羡慕,当然卖画款一律交公,自己从不私占一分钱。由于我性格比较温和又善于与大家交往,所以作画时常有办公室的同事们前去围观,有求字画者也一般能够得到悄然满足,久而久之我虽然有时辛苦些却落得好口碑。当时我对社会以及单位内人与人之间争名夺利、阳奉阴违、尔虞我诈等恶劣风气非常反感与痛恨,于是画了一片秋叶和两只掐架的蛐蛐并题句:“小小秋虫,生性好斗,掐的死去活来,却只为一叶天地。”此画被宣扬出去后引起了颇大的反响,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赏识。往往人生的价值取决于在多大的舞台上能够展示自己的才华和发挥潜能并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我所在的北京市旅游产品生产供应公司是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业,于1984年北京市政府出资以市经委牵头,由北京市一轻工业总公司、二轻工业总公司、工艺美术品总公司、纺织工业总公司及城市生产服务合作总社五个局级单位联合组成,行政挂靠在北京市工艺美术品总公司并合署办公。该公司即是一个管理、协调北京市开发设计旅游产品的职能性公司,又是一个生产供应、销售本市及国内外旅游产品的经营性公司,在北京市旅游产品领导小组(由市计委、经委、商委、旅游局组成)领导下,担负着全市旅游产品开发的协调、管理、服务工作,并在管理旅游产品开发贷款方面发挥政府职能,接受北京市经委的委托作为团长单位组织,北京代表团(由本市工业系统各局总公司组成)参加每年一届的全国旅游产品、工艺美术品交易会。在这样一个大而重要的平台上,我很快碰到了人生到锻炼与辉煌的机遇,并变身从一位职业画家成为了繁忙而受人尊敬的青年领导干部。我被领导提拔担任北京市政府旅游产品领导小组开发办公室主任,参加了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次国际性重大活动,即第29届亚运会筹备工作,在北京市经委亚运会办公室负责亚运会集资,专利产品申办手续与宣传工作。这个时期我虽然绘画创作少了,但却丰富了人生经历和积累提升了自己的各方面修养。在政治经济工作领域,我接触到许多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中央、军政界高层领导同志,接触了大量的企事业单位和基层各方面人士并从中认识交往了不少朋友,在科技、艺术、宣传等部分结识了更多的专家学者、中央专业美术院校的教授和北京市中央各大主要报社、电视台等新闻媒体的相关负责人、编辑、记者。后来,根据当时行业管理的工作需要,经北京市政府批准和出资,我发起成立北京市旅游产品行业协会,(后更名为“北市京工艺美术行业协会”至今),在促进北京市旅游事业及相关产业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1993年11月我经北京市政府和市委批准,由市计委出资并批准调拨外汇额到欧洲进行市场考察,采购少量的旅游纪念品、工艺美术品,以便学习的借鉴外国先进设计理念及新工艺新材料开发创新出北京市特色的旅游产品、标志性旅游纪念品。逐步扩大提高旅游市场创汇水平,促进全市经济发展。1994年6月应邀赴法国里昂市参加中法文化艺术交流暨中国文化周活动,并与德国画家朋友共同举办了画展和中国工艺美术精品展。两年期间我和同事们考察了波兰、俄罗斯、罗马尼亚、匈亚利、德国、法国、捷克等国,回国后北京日报、北京经济日报社约稿,先后发表国画作品和国外考察长篇文章连载,后经单位宣传部门推荐我加入了中国科协北京市工艺美术学会、文化部主管和主办的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我先后曾担任过组织人事科科长、办公室主任、出口部经理、秘书长、总经理、会长等,但是在绘画艺术专业技术方面始终坚持不懈地努力学习探索和实践,这是自己的最爱和心中永久的目标。1995年起我被公派常驻莫斯科从事旅游产品、工艺美术品等轻工产品出口贸易工作并担任中俄贸易关系发展基金会会长兼出口部经理。在国外,我带领团队拼搏奋斗取得了良好的战绩,有时整集装箱的货物刚一办完进关手续就被买家接单结算交易成功,为国家赚取了大量外汇,创汇额在全北京旅游、工艺美术行业系统名列前茅。在国外工作虽然艰辛但我仍然坚持写生和绘画,利用业余时间参加莫斯科苏里科夫美术学院培训班学习西画,这对我以后的绘画艺术创作水平提升起到了关键作用。在欧洲六年的参观考察,学习和工作期间,对比研究中西文化及绘画艺术的不同与各自优势和局限性,了解到两者之间的相通性,对我后来中国画理论与实践的创新打下坚实的基础。我在国外受到公派留学工作朋友们的推崇,被大家选为朋友圈友好交往领头人。莫斯科大学王立叶文学博士赞叹:“贺先生作为中国画家在国外也有些名气了,不仅画画好,诗词和书法也很棒!能出口成诗,文学修养很高。虽然我们都是被国家公派出国工作和学习,但我还是个书呆子,贺先生已经是文武双全的领军人物了。”在国外工作期间,曾有多人劝说让我常期留在欧洲并会得到高职高薪待遇,但是都被我婉言谢绝了。我说:“决不会背离自己的国家和家人,一定要回国,我最终想干的事就是国画艺术创作。论情感,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再多也没有自己国家的人民亲切和山河之壮美。单就造型方法和技术来说我既能画中国画也可画西画,而且也能画的很美,但是中国画从美学角度与真情实感方面分析,它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大美,是最精神最哲学的学问,技法理念也是最科学的。中国画创作光有造型方法和技术是不行的,没有思想理念和情感的意境表达就没有灵魂,离开了自己生长的故土就如同断了根脉。最终,我还是坚决选择回到自己的祖国。



 

    我任公职为国家工作几十年总有落幕的那一刻,这随着年龄增长便会成为每一个公职人员的规律,而作为专业美术作者的我从事书画艺术创作之路却是永远的。
    经过长期不断学习摸索与实践,我在书法风格、国画创作理论及实践方面有了较明显突破和成功。我的许多书画作品、评论文章和论文,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曾多次在《北京日报》、《北京经济日报》、《中国报导》、《人民日报》、《农民日报》、《商业文化》、《廉政瞭望》、《中国文艺家》、《人民美术》等市和中央直属报刊杂志发表,并在国内外各大网站百度、新浪、腾讯、搜狐、人民网、新华网等都有大量书画作品展示和相关信息宣传报导。在中国画理论与技法创新方面,提出“外攻主体、内攻主魂”,大散点小焦点透视等理论,并在实践中探索创新出“千石皴”等技法,逐步形成独特的绘画与书法风格,受到了人民群众的广泛喜爱。2016年12月,我的论文“关于中国画创作的几点主张”发表在国家权威一类文艺专刊杂志《中国文艺家》上,并先后有多篇专家学者对我作品的专著或评论文章发表在《北京日报》、《商业文化》、《中国文艺家》、《人民美术》等报刊上。到目前止,我创作的诗词能够收集到的已经有三百多首,其中大部分是用于作画题诗题词。多年来,我一直在国内外热情地应邀参加由政府和企事业单位、大专院校、社会团体等组织举办的各种文化艺术交流、讲座、讲学、书画展、笔会等活动,获得过许多荣誉称号及奖励、奖金、证书。前几天,我刚从法国回京,是再次应邀赴法国进行文化艺术交流和讲学活动。邀请方为法国蒙彼利埃著名公立国际学校、第三大学和几所中小学校,各校都设有中文系或学习中文班级并热衷于学习中国的书画艺术。我在法国期间进行书画艺术创作教学、演讲、座谈等十多场活动,受到的礼遇及热烈欢迎程度令人感动。西方发达国家的人们,从小学生到大学生甚至他们的教师、校长都对中国文化及书画艺术那样痴迷和欣赏能力的精透使我感到吃惊,当他们用中文唱着一首首中国歌曲所表现出的深情、悠美的旋律与音准时,我动情地似乎落泪,但是深知除了我们的一份努力之外,更重要的是中国真的开始强大起来了。这跟我在1994年6月应邀赴法国从事文化艺术交流时的情形相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时我的到访活动受到地方政府、新闻媒体等方面的关注,而且连我国驻马赛总领事都悄悄提醒我:“拍照要谨慎些。”二十多年前的中国各方面还都比较落后,西方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处于强势地位,所以中国人民在国外的声誉与影响与当今有明显的差别。现在西方发达国家几乎原地踏步,而我国各方面在飞速发展,许多方面中国已经赶上或超越了它们,再过20年的时间,我们将会在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文教等许多方面成为世界第一或站在世界前列,这一发展趋势无可阴挡。





 

     画画不单纯是技术方法问题,中国画实际是一门人生观世界观的艺术,其核心涵盖文化的、历史的、宗教的、文学的审美的等哲学思想理念。没有本民族的文化崇拜与自信和认真的学习传承精神,一切都是空谈。视觉艺术的亮点不仅要有视觉的冲击力给人以美的享受,而更重要的是给人以心灵的冲击力和思想的启发,这才是绘画艺术的最高境界。我主张中国画笔墨技法既显时代感而又不失传统根基,创新当源于生活又区别于原物象之表而取其内重其神。我在创作中国画时一直努力做到这一点。当回忆起自己走过的路,随伟大时代的步伐不断前进并没有因为无所作为而感到欣慰。我们无论是谁,首先要清楚自己只是大自然中短暂生命的一份子,要永远做真实的自我和维护好家庭与平淡的生活,然后才有可能去做什么或者改变什么。作为中国的美术工作者,首先要把发现美和创造并展现美的能量奉献给自己的国家和人民,要遵守国家的宪法与法律,接受和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为人民创作的三项基本原则。艺术家只有自己修养成行为美、心灵美、思想美的人才会创作出真善美的大美之作。在人类社会和自然界美的事物不计其数,而画家要以敏锐的眼光捕捉到最有品位的东西,用高超的技法生动地描绘展现给人们并表达出绝妙的寓意及思想情感内涵,达到由表及里的最高审美境界。回想走过的路,总结一句话:画画是责任和奉献,是自我修炼不断提高的过程并永无止境。


(文 / 贺德昌) 2018年 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著名画家罗建泉国画艺术研讨会暨..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文章
 
  已有(0)条评论
 
 
账号: 密码: (注册 | 登录)  验证码:
 
最新文章 热门点击
图片新闻更多>>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中心 | 合作伙伴| 收藏本站

大众文化网 版权所有

新闻电话:0537—4891082 客服邮箱:dzwhkf@163.com 客服QQ:2224574728

版权属于大众文化网所有。用户仅可为个人的非商业使用,下载或打印网页上的内容摘要

未经大众文化网书面许可,严禁以摘编或任何类似方式转载大众文化网内容。

大众文化网--服务社会,报道世界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2015 曲阜市九州文化传媒中心

媒体报道制作经营许可:(鲁)字第 03451 号

鲁ICP备15015465号 | 鲁公网安备1102012202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