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商铺   会员中心   登记商家
首页 > 李啸艺术馆 | 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下载 | 影视 | 商城
个人简介
李啸
登记时间:2015-05-24
收藏本商铺 发送站内信
分享到: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大众文化网

访客留言
验证码:
内容:

请注意文明用语,留言内容不能超过500个字;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13605153098
联 系 人:黄先生
邮箱地址:13605153098@163.com
统计信息
  • ·访客留言共:0 条
  • ·页面点击量:137938 次
  • 新闻动态
    ·【评论】行到自由澄明处 、日..
    ·【评论】书法的表情
    ·【评论】书法的气质
    ·【评论】体兼众美见风神——..
    ·【评论】字如心画
    友情链接
    公司新闻
    【评论】行到自由澄明处 、日暖花香山鸟啼―――李啸书法浅谈
    时间:2015-05-24

      对于一个多年生活在水边的人来说,河流这样的词汇就足以令内心别样的温情安和流淌。现有的生活固然令我在见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壮观瀑布时胸怀澎湃,情绪昂扬。但真正我所熟悉的水,是看似平静的,微波荡漾的,绿色的江淮之水。这样的河流,只有你凝视它,才可以窥见自由的鱼。只有你伸出手,才可以感受到无声而遄急的水流。


      体会一种创作在我看来也正和体会一条河流没有什么区别:澎湃是好的,平静中的遄急也是好的。我们只是不要没有脉动的创作。而李啸书法中的脉动,正如熟悉的水流划过指尖,有清冽的惬意。


      就书法来说,也许大唐真是一个分水岭。当技术越发地走向精能,书法中自由畅想的空间开始逼仄起来,举手投足间往往有不能尽情挥洒的快意。拘谨和狂放其实是从两个相反的方面表达了这种存在带来的伤害。而真正好的书法,是活泼的,自由的,流淌的。在一片寂静中,或者一片风雨中,作者走出喧嚣的现实,甚至走出书法固有的表象,心地里升腾起纯净而高尚的爱意。然后,濡墨入纸,如此才是创造和完成。这样的完成,从小处说,是自我的圆融。从大处说,是拥有了影影绰绰时代存在中的那份历史。


      李啸书法存在的意义正在于此。后现代语境中,真正的创作和无稽的杂耍并存,灵魂的征战和声嘶力竭的呓语都可以听成是心跳的声音。这位安静的年轻人却葆有着强大的精神力量,他只要溯流而上,去追寻那份自由的写,追寻纯净的空间中从未被污染的那片园地。海德格尔说:“林中有许多路,这些路多半断绝在人迹不到之处,这些路叫林中路。伐木人和管林人认得这些路,他们懂得什么叫走在林中路上。”这条林中路通往何方?对于李啸而言,就是自由澄明的境界。从魏书出发的起点,是混沌中的选择,亦是冥冥中性情的相通。魏书有擘窠大字,摩崖石刻,李啸却在方寸墓志间找寻到含蓄的轻灵和澄明,他所热爱的美,是在不动声色中自由而有意味的游弋。这样的起点和选择几乎决定着李啸书法的审美趋向,令他在自我的林中路上渐行渐远,在人迹罕至的天地间看到令自己会心一笑绝美的风景。


      作为应该得到足够注意的他的楷书,如果我们抛却形骸的区别,就可以尝试着找寻他心中那道绝美的风景。他不认同外露的飞扬和畅达,却绝不是真正的水不扬波。在这里我又需要说到他成长的那片土地上的河流,那样貌似平静,微波荡漾,绿色的水面下却拥有着遄急的流淌。我们来看李啸楷书的学习对象,魏书墓志也好,褚遂良也罢,还是钟王精神的小楷,它们所共有的品质,就是规整表象下内在的摇曳多姿,正是对这种内在自由的把握令李啸可以将它们了无痕迹地融合。碑也好,帖也罢,其实只是自身以外生动的他者,对于李啸来说,他只要它们内敛含蓄却决不缺乏生动自由的那种美。美是一种目标,它要表达的是自身内心灼热高远的追求。不过对于李啸而言,他所追寻的美不仅是生动自由的,也是典雅蕴藉的,是对魏晋风度的心向神往。


      魏晋拥有着一种真正的风度,《世说新语》这样的文字为我们展示着风度的经典,就右军一门来说,袒腹东床、访戴空回这样的佳话总叫人心向神往。只有那样的心性,才能拥有那样内心的优游,才能拥有那样的逸笔草草。一封信札,一篇短文的信手挥洒都足以成就千秋经典。李啸内敛的心性,驰骋的情怀造就他那熔铸钟王、魏书、褚遂良的楷法,厚重敦实中的萧散成就着自己的风格。也是基于同样的缘由,他的行书走向魏晋风气。我很看重李啸书风中这种内在的统一。这种统一意味着在千百年的经典重负下,内在的自我像罅隙中的溪流不断地汇集,茁壮,最终形成完整的自我的河流。陈丹青先生曾经说到久已磨灭的那种发自内心的优雅,欣羡于那样“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在这样的太平盛世,优雅其实也刚刚成为一种可能,李啸带着鲜活的心灵切入心仪的经典,他的笔墨没有故作苍茫的老辣,却葆有充盈的随心适性的自由和典雅。在这样的创作中,一位书家穿越了千百年的时光,书法被还原成了无羁绊的情怀抒发。


      情怀的背后是现实,升腾的创作背后是影影绰绰的生存背景,所以一个人走过的道路对于他的创作趋向其实拥有不容置疑的影响。李啸身上,有一种建功立业、正道直行中走过来的茁壮,这样的茁壮带来的是丰沛的“浩然之气”。楷法的敦厚有目共睹,不需更多地置喙。而行书虽则上学二王,下窥老米,但其实气格不在老米的神采飞扬中,内敛流动里的中正和平,笔墨的磊落表达的分明是儒家浩浩荡荡的情怀。飘逸中的厚度才是李啸立足的根本,才是他脚力矫健,迈步前行的绵长内力。情怀的高远成为书法走出寻常语境的动力和引领,带领创作走向自由澄明的境界。


      在中国书协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李啸当选为中国书协最年轻的理事,同时主持着江苏省书协的日常工作。这样的负重前行对于李啸来说是非常的好事。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最为可怕的是陷入为艺术而艺术的泥潭。在现实的担当中,背景变得如此枝繁叶茂,生机勃勃。李啸也在这片林中路上渐行渐远,俯瞰大地,日暖花香山鸟啼,正是一派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