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商铺   会员中心   登记商家
首页 > 国家艺术人物库·妥木斯 | 首页 | 新闻 | 图片 | 下载 | 影视 | 商城
个人简介
妥木斯
登记时间:2015-05-24
收藏本商铺 发送站内信
分享到: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大众文化网

访客留言
验证码:
内容:

请注意文明用语,留言内容不能超过500个字;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0537—4891082
联 系 人:大众文化网客服
邮箱地址:dzwhkf@163.com
统计信息
  • ·访客留言共:0 条
  • ·页面点击量:134268 次
  • 新闻动态
    ·【评论】妥木斯的草原——论..
    ·【评论】同类相从 同声相应—..
    ·【评论】卓有成就的特立独行..
    ·【评论】阅读“妥木斯”
    ·【观点】探索艺术语言 表现现..
    友情链接
    公司新闻
    【评论】妥木斯的草原——论妥木斯油画的草原情怀与艺术品格
    时间:2015-05-24

      我曾经长年生活在内蒙古,研究内蒙古的蒙古族画家要先了解草原。


      当你到达草原,像蒙古人一样站立在草原,你会发觉自己是这平坦世界的最高点。这生存的感受和外部世界的无边辽阔,造就了蒙古人先天的心灵世界的表层——宽阔而旷远!而这平和无边的草场的下面是重而坚硬的岩层。他们祖祖辈辈的先人都以深层埋葬的方式安然在那个深而黑的土下,这时他们对大地的天然的敬重。这构成了蒙古人心灵世界的肌理——深沉而醇厚!自然的凛冽和阳光的笔直使一切一览无余的暴露在天下。春天的风暴,夏天的烈日,秋天的凌厉,以及深冬的风雪练就了蒙古人的刚毅。残酷的生存中造就了他们不怕孤独,他们自主、自强、自立。他们离自己最近的邻居往往也有几十公里,遇到困难他们独自面对。蒙古人对人是发自心底的爱,有着对人类的永远信任,冷且平和的外表下面是爱与关怀,是本性的包容,这构成蒙古人心灵世界的魂魄——孤独而博爱!


      单纯的气候使他们性格单纯,人性阔达深厚的基础上人格的单纯。这使他们拥有一种笔直的力,在他们的心和远方之间,就这样简单的行走,然后到达。他们用看待草原的方式看待人,人是他们天然的朋友。他们蔑视背叛,蔑视欺诈、蔑视猥琐,崇尚坦诚,爱憎分明。他们承载着这个民族的伟大与草原的沉重。那些辽阔的音乐中有草原——哈扎布长调中的草原,德德玛歌喉中的草原,这是朴素的草原的声音。那些连绵的诗歌中有草原——席慕容字里行间的草原,是细腻的草原的眼睛和手。


      而草原呈现出的意象:用无边辽阔安宁一切的力量,却以最高的保存方式永久的留在画面中——妥木斯笔下的草原。


      这是淋漓尽致的草原,是草原内涵最诗意同时最直白,最灿烂同时最朴实的时刻。这是使人凝视草原的时刻。


      恒久而辉煌。承载过伟大帝国的草原,因为油彩与画笔,因为坦诚和炽热而成为大家的草原……


      蒙古魂和妥木斯


      妥木斯作为一个民族精神的表达者,有着蒙古族的内在品性——朴实而尊严,平和而敏感。他的人格个性和艺术个性有“坚定与耐力” “敏感而深厚”“胸襟和孤独”三个主要部分。


      一、坚定与耐力


      他是土默特左旗人,生在土左旗“次老”村,“次老”翻译成汉语就是石头。这个村庄的确如此,除了石头,就是风。他性格中坚硬的部分即来源于此。


      他从小体弱,为了健体学习太极拳。然后,除了文革被关进监牢以及旅行或者偶然因素,五十多年来一直练下来,因此成为中华太极拳名家。


      把“简单”日复一日的锤炼五十五年就是不简单,不简单就是大家的不同之处。


      二、敏感而深厚


      敏感者很难深厚,因为外部世界对他的些许影响,就可以导致他的意识变化,而每个成功的敏感者都是由于他更多的承受力决定的。


      深厚是妥木斯艺术和人格个性的主要特点。他关注那些比较恒久的事物,喜欢表现生命苦痛的音乐。他常常在深夜独自一个人沉留在马勒的痛苦的音乐中,而且,越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他越是直面那些痛苦造就的音乐,和那些无边的痛苦对峙,直到自己从痛苦中变得更加镇静。他研究马勒和肖斯塔科维奇,研究这些情感深处很痛苦的人。去理解由痛苦转化成的深情,那浸满思索的平和。他的画面也是这样,看似平和的草原,深厚并涌动着一种沉默的苦。他从不表达苦痛的表象,而是把这些变成唯美的意象,低低的地平线,悠闲的骏马。表达生命中都要承担的思考:生与死,他把那些苦痛的命题变成了博大,而博大的后面又是厚重的苦语。


      阅读他的画面,会经历三个层面,首先是独特的色彩带来的画面饱满感和画面呈现的平静情绪。其次从平滑的表面看到反复皴擦的笔触,那既是画面语言变得厚重的艺术手法,也是画家内心平静后面的岁月的刮擦。然后要从那些看似简单的线条中看见构造这个简单所动用的复杂结构,那一条简单的地平线后面是人类的声音。


      敏感可能是这样的来源:他的父亲是这个部落最早的读书人,他的母亲有着剪纸的天才。但更主要的是妥木斯强大的个人自我塑造能力。他从到达北京以后,很快的融合到汉民族的文化系统中,并且将文化中的精华部分变成自己的能力。


      深厚构造的敏感是更有力度的敏感,敏感淬火的深厚是亘古中外的深厚!


      三、胸襟和孤独


      妥木斯在文革中是受到冲击最严重的几个艺术家之一,作为学生的我曾亲眼所见他的身体和心灵遭受的迫害,我悄悄的到牢房去探视他,那个时候他是绝对的不屈不挠,显示出一个蒙古男人的正直与不屈。深厚的他把这样的冲击揉化在胸襟。他几次出国,很快的能够找到和他心灵深处接壤的艺术,并且自信的汲取着所有的养分。容纳是胸襟的一种文化态度。他保有着一种恒定的孤独,这一方面造就了他思索的深度,另一方面使他不善应酬,不擅交际,不愿炒作与包装自己,甘于淡泊宁静。1981年以后,妥木斯的绘画艺术臻于成熟,可他的知名度与影响力却滞后了。尤其是中国文化当下的某些浮躁状态,使一些庸俗的审美者只关注外表和包装的绚烂,对于深度绘画缺乏体味的心灵,使艺术水平已经到达高层次的妥木斯被淡化被边缘了。然而,孤独的画家用草原般的胸襟孤守着灵魂的家园与艺术的殿堂!


      妥木斯艺术断代


      写实时期:这个时间大约从他从大学毕业开始到九十年代初,这个时期是他的油画语言从现实到表现,从写实到写意的一个过程。


      自由时期:这个时间从九十年代年开始到新世纪。他着重于把中国精神用中国传统艺术模式体现在画面上。他对色彩由发现到创造。这是他的成熟期。


      精神绘画时期:这个时间是世纪至今,他的画面开始呈现探索精神深处的倾向,将思索的维度从广度变成了深度。这是他的升华期。


      1981年是妥木斯油画大规模呈现的第一次,那正是一个受伤岁月后,逐步回归艺术的中国美术界。他以庞大数量的作品和独特并完整的风格震惊了中国艺术界,那个时期如此规模和如此质量的展览是绝无仅有的。


      那一次的风潮,几乎影响了整个的中国油画风格,并且在诸如电影画面里也频频模仿他的低地平线和小人小马式的构图。独特的高调灰运用和不拘粗犷的刀法,是人们领略了草原的浑厚与绘画语言的丰富。


      这并不是主要的,更主要的是人们开始从文革的宣传画方式的话语转变到艺术语言话语,在那个年代,他是走在时代艺术前列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


      在改革开放国家经济建设得到繁荣发展的同时,妥木斯等一批人也经历了精神的摧残和重塑,呈现出了各自完整的艺术语言。这就是影响当下中国油画较深的被称之为“脊梁”的第三代油画家。


      第三代和油画民族化


      如果说徐悲鸿先生属于把油画真正带进中国的第一代油画家,起到更大传播效果的是第二代,吴作人先生,罗工柳先生,董希文先生,王式廓先生……他们把油画的思维方式变成了一个教育系统。在油画语言的进一步掌握的基础上,他们寻找并实现了油画的东方方式,或者更进一步的说,是油画的中国方式,在他们的教育下的第三代油画家,则将这个路径走得更远,并开拓的更宽。


      第三代油画家是今天中国美术的脊梁,他们站在第二代的伟大肩膀上面,更高的呈现出中国油画的整体面貌。其中的靳尚谊詹建俊、肖锋、全山石、闻立鹏妥木斯朱乃正宋惠民等既是油画家又是教育家,他们身体力行实践的同时又造就了更庞大的油画队伍。


      妥木斯强调的是技法与表达的中国深度,他是用围合的修养体系加上纯熟的油画技法揉和而成。他通晓古典诗词,还是京剧票友,更主要的是他以切肤的方式,以太极拳实践进入太极文化的境界内,使自己的精神世界始终处于中国境界的深处。


      在他九十年代左右的油画中,他先是以汉画像砖、传统篆刻的构成方式构造油画画面,很快他就从这个技法的精神深层去传达魂魄式的民族内核。画面悠远凝重,着重于事物大的部分,忽略那些外表和包装,将认为有价值的东西反复研磨,在单纯的地方增加重量和厚度,是这种风格的油画家中走得最远,探索最执着的人。


      时尚的短暂性和时代的永恒性


      任何一个时代,只有沿着最深沉的路径敢于孤独的走向远方的人,才是对时代和历史有贡献并被深深纪录的人。妥木斯正是这样一位孤独的求道者,是从千百幅油画中让你感受到他的气息并准确的区别开来的油画大家!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妥木斯从艺术语言上进入了精神绘画的境界,就像一个太极拳高手越到老年越有功夫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画面在更快速和更深厚的行进着。他一生的人格经验已经刻入了画面,不事张扬与不善交际的个性使他成为伟大的都市隐居者,而这种隐居造就了他在艺术上攀爬最高峰的可能性。


      最新的几幅油画上面,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和精神更深远的妥木斯——那老妪的脸是人类的终极面孔,沧桑而无言;形象和岁月成为无声的绝妙咏叹,面孔具备超越普通审美的生命感!这个时期的油画,他通过人的肖像,描述着人类的总肖像!画面的震撼力是一层又一层缓缓的浸润到观者的心灵深处。那画面如同他的人一样指向远方。


      市场上出现更多的是他绘制的马,作为中国画马的大家,徐悲鸿妥木斯有着各自的风格和语言。妥木斯画的马很少有四蹄飞奔的,总是静静的处在风中,悠闲的徜徉在草原,而不是张扬狂奔在旷野,驰骋嘶鸣与苍茫,那些马体现的恰好是他自身的品格,在一个坚定的背景下诚恳而坚定的呼吸着……